找回密码
 社区注册

快捷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课程案例

关注:4

所属分类: 站务管理 课程案例

艺术收藏也可以很接地气?PhoPho Fair为年轻摄影师提供市场平台

[复制链接]
明月照大江754 发表于 2021-6-24 14: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正意义上的摄影艺术市场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这时期以罗伯特·梅普尔索普、辛迪·舍曼、莎丽·曼为代表的新一批当代艺术家的兴起,让人们逐渐看法到,摄影可以作为一种艺术门类,和绘画、雕塑等艺术一样可以展览和收藏,成为新的收藏方向。
虽然摄影收藏的历史并不长,但是随着艺术收藏的普及,人们生活质量的提升,近年来,摄影买卖量持续走高。据Artprice艺术市场报告(2000-2020)显示:在过去的20年中,摄影成交量简直翻了两番,从1300件lot编号添加到2019年(创纪录的一年)的近5000件。此外,以摄影为主体的艺博会,譬如Photofairs shanghai等联动二级市场、双年展、摄影节……共同推进了摄影艺术的开展和市场化的进程。不过,以推进摄影收藏为目的的市集还实为少见。当最具烟火气的市集与艺术收藏相遇,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蛊师《Baiziwan 108》系列
近期,第2届三影堂PhoPho Fair市集在三影堂举行,除了吸引37位(组)参展艺术家、集团和艺术机构参展外,在三天的行程中还带来艺术分享会、摄影任务坊、晚间派对等各种丰厚的活动。这次摄影市集都有什么精彩瞬间?PhoPho Fair为推进摄影收藏做了哪些努力?艺术家都在这里播种了什么?







PhoPho 现场



“无何有之乡”开幕现场



摄瘾互助会——从我们末尾拍照起,都做了些什么 PhoPho Talk





湿蓝晒任务坊 PhoPho Workshop





SHELL——壳间的图像 PhoPho Talk





叶锦添《我们能否素昧平生》 放映活动





PhoPho Fair:为年轻摄影师提供市场平台

关于一个摄影爱好者来说,提到三影堂一定不会生疏。作为标杆性的官方摄影机构,三影堂自2007年创立以来,不只持续推出国际外摄影大师展览,还举行“三影堂摄影奖”,为全球各地的华人摄影师提供展露平台。
据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副馆长齐燕引见,最后做“三影堂摄影奖”的初衷是为了帮摄影师对接优秀的策展人、学术资源,让他们的学术性失掉开掘;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三影堂也时辰关注着艺术家的生活形状,尤其是年轻艺术家,很多时分需求以其他任务来补助独立创作。那么有没有一个时机可以让这些有才华的年轻人接触到藏家,并末尾逐渐了解艺术市场?这一方面可以为他们带来一些经济报答和鼓舞,另一方面也为他们未来的任务打下基础。于是,PhoPho Fair应运而生。






PhoPho 现场
假设说“三影堂摄影奖”更多是以学术性作为立足点,那么PhoPho Fair则更为生动和开放,对创作媒介、年龄、性别都没有太强的设限。它更像是一种介乎于艺博会和展览之间的方式,在为期三天的紧凑行程中带来多场有关于摄影的展览和活动,让大众真正感遭到摄影所带来的能量和快乐,并最终促成摄影收藏。
我们想经过PhoPho Fair传达出一个信号,就是摄影艺术是可以被收藏的。其实关于一个刚刚想把艺术品带到本人生活中的普通受众来说,摄影其实是十分友好的艺术门类。”齐燕说道。





摄影收藏标准的树立

第二届PhoPho Fair自项目征集收回后,共收到了100份左右的央求,经过主办方的专业挑选, 最终37位(组)参展艺术家、集团和艺术机构得以在线下与我们相见。

从整个参展名单来看,不乏专业的摄影机构,但更多是独立的摄影创作者,虽然很多创作者此前曾经有比较丰厚的拍摄阅历,但关于摄影市场来说,他们却是刚刚介入。那么关于这些刚刚介入艺术市场,并且以独立形状参展的创作者来说,有一套完善的价钱制定和参考则大有裨益。






PhoPho 现场
据齐燕引见,从上一届PhoPho Fair的销售和现场状况来看,会发现艺术家的定版和定价并没有一个清楚的参考系,有的定价过高,有的则定价过低。从专业性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不太好的信号。定价过低,容易让人产生不尊重摄影艺术的心思;而定价过高则不有利于创作者的长远开展。于是从第二届末尾,主办方投入很大精神与艺术家展开前期沟通。
“我们会给他们提供一些参考建议。比如什么类型的艺术作品大概定价是多少,他们可以参考本人的尺寸、创作方式,本人权衡;再比如一个作品可以定一个总价,一定比例除以它的版数和尺寸,这样就可以得出每个版数的价钱。摄影从单个价钱来说很难用目前艺术界通行的系数规律来判定,但一个摄影作品的残缺价值,也是有迹可循的。此外,我们也建议他们管理好本人的版号。”
“关于没有与画廊协作的独立艺术家来说,他们其实比较少无时机接纳到这样的相关信息和建议。他们需求良性的末尾。”齐燕说道。






PhoPho 现场





参展者说

从这次走访现场的状况来看,参展人群大少数为年轻创作者,以90后为主,最小的还是年仅18岁的先生。这些年轻艺术家带来的作品价钱大致在几百块到一两万不等,全体价钱比较亲民,同时,艺术家也针对作品做了比较细致的版数设定。这些参展者的背景、阅历虽然不尽相反,但共通的是关于摄影的热爱和热情。我们在现场走访了几位参展人/组织,一同来看看他们都带来了哪些精彩作品?



象曰

象曰是一个集视频采访、纸质书刊和国际外摄影师与艺术家为一体的艺术平台与社群象曰暂时没有固定的实体空间,但会不活期游击不同城市,与各类影像艺术家、平台协作,举行线下活动、展览、分享会。幽默的是,象曰的摄影书都以社群中成员的作品作为素材。此次象曰带来了第四期刊物《无何有之乡》。同时,由象曰策划的同名展览也在PhoPho Fair时期展出。






“无何有之乡”展览现场

“无何有之乡”出自《庄子·逍遥游》,本意为什么都没有的中央,用来指一种肉体境界,影射一种价值观。
在当今图像众多的网络背景下,大家接纳到的信息特别多,所以我们能够需求去清空掉一些东西,然后找到本人真正的肉体依托是什么。借助这次时机可以把展览落地,给艺术家们一个呈现的平台,这也是我们的初衷。”






“无何有之乡”展览现场





忻力

忻力毕业于纽约国际摄影中心,目前在上海运营一家肖像摄影任务室,空余时间创作。此次带来的《块修》系列艺术家经过尝试运用前期软件来呈现城市变革中的复杂性、多样性。在和三影堂的任务人员沟通之后,忻力对摄影作品收藏标准的制定有了较为明晰的认知,对其每一幅作品都有着详细的版数和价钱阶梯的设定。此次市集,忻力的作品有着不错的成交额,在两日外销售额超过2万人民币。









忻力《块修》系列





曾瑞虎

1998年出生的曾瑞虎曾于巴德学院学习摄影,目前就职于地产行业。摄影创作对曾瑞虎而言更是一种抓紧和享用的形状。此次他带来的“极简身体“是一个以身体为对象的拍摄系列,每张作品设有5个版数。曾瑞虎表示此前也有和一些机构协作,但全体觉得国际市场还不太成熟,想借由此时机末尾尝试介入对艺术市场相关范围的探求。



曾瑞虎《Miniml Body》系列





蛊师

蛊师很有能够是这次PhoPho Fair头发最长的男人。广告业出身,拍摄10余年中国摇滚乐题材。此次他带来的是《Baiziwan 108》系列,这也是他房屋项目的称号。有一回他有意中在楼道里发现了这些废弃的物品,但是经过人不经意的组合和恣意摆放,产生了一种共同的美。他从中捕捉到了一种介于有用和无用之间的矛盾形状。此次带来的每张作品都有十版,价钱在3000元左右。






蛊师《Baiziwan 108》系列





崔善生

崔善生是个笔名,来自艺术家高中时分看《莲花》中的一句:“来,善生,跟我来。”崔善生喜欢从文学和电影中吸取灵感,在与世界相遇的进程中捕捉到某种奥秘的共鸣。崔善生目前运营一家叫谜雾舍的冲扫店,同时坚持着影像的创作。



崔善生《岛屿变奏曲》
此次崔善生带来了他在越南拍摄的彩色理想作风题材作品,亦带来了一系列极简作风的彩色作品。崔善生为本人的作品定了5个版数。在崔善生看来,定价和版数一定程度上表现了艺术家对本人的定位。摄影作品的价值和承受程度依然面临着一定困境,不过崔善生坚信,一个良性的价钱机制会助推摄影市场的健全化。“热爱摄影的人没有几团体会说本人高高在上,我们只不过不想低低在下而已。没有任何人付出休息的东西是不应该失掉报答的。由于我热爱摄影,所以我更希望它的价值可以失掉尊重。”






崔善生《城市谋杀案-Vietnam》







王屿星

王屿星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他关注自然现象,自我看法,人际关系,以及图像消费关于团体或团体审美的塑造与肉体世界的影响。他的作品不只限于直接拍摄,也会触及对图像的研讨,经过基于想象预设再造,与察看捕捉截取,来取得新的灵感。创作之余,生活中的王屿星喜欢做饭,喜欢研讨家居,喜欢帮朋友设计发型……可以说是一个居家游览的良伴。此次,他带来了《月亮的影子》《海上日落》《蓝色傍晚》《山间彩虹》等以景色为主题的作品,在现场他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和藏家,播种满满。







王屿星《月亮的影子》系列





荆浩南

荆浩南是一位出生于山东的千禧年男生,如今在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就读。他在作品中探求摄影的不同表现方式与表达媒介,以为每一个摄影项目都是一次实验。此次他带来一系列蓝晒工艺的作品,带给观者不同的视觉体验。




荆浩南《夜举植物的白日梦》(修女1)





白磊

白磊是此次市集最小的参与者,年仅18年,还在高中就读。白磊从初中末尾对摄影产生兴味,高中末尾介入拍摄。此次他带来了一系列在家乡漳州的街拍作品,每幅10版,售价700。“这次就是单纯地想把我的作品做个展现,让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



白磊《入侵 其五》





仙人掌诗人在乱叫
howling cactus

仙人掌诗人在乱叫(howling cactus)是来自于湖南长沙的摄影自出版小组,诞生于2020年,三位影像诗歌爱好者聚集在了一同,以独立摄影书自出版为出发点停止创作。每一本摄影书都基于三人当下阶段播种的总结,同时三人的对谈记载也会作为音频节目在网络电台输入。






“仙人掌诗人在乱叫”出版的摄影书
“我们迷恋传统摄影工艺所诞生的图像,和摄影和诗歌之间暧昧不清的联络,我们选择用诗歌的方式来编纂图像,又用图像来代替言语传递诗歌,图片或许本身即是词汇,一张张照片会构成话语,最终构成诗歌。”





持续开掘新晋藏家

据三影堂官方数据统计,第一届PhoPho Fair 40组参展方,75%的参展艺术家产生了销售;而在刚刚落下帷幕的第二届PhoPho Fair,VIP和大众开放日三日共超过800人次参观,100%的参展方都产生了销售,其中艺术家心机远和忻力两日内的销售额均超过2万人民币。
整个摄影收藏板块近几年曾经失掉了很好的开展,相似Photofairs Shanghai的艺博会,以及此起彼伏的摄影节、双年展等共同助推着摄影艺术和市场的健全化。“整个大环境给摄影市场和年轻艺术家都带来了很大机遇,假设放在20年前,像PhoPho这样的活动很难想象。”齐燕慨叹道。






PhoPho 现场
更让她感到惊喜的是,第一届PhoPho Fair还播种了最小的藏家,只要七岁。事先PhoPho Fair约请了小“藏家”的妈妈,但是这位7岁的小“藏家”很有主意,一眼就相中一件偏笼统的颜色明快的作品。“他的妈妈完全没有干预,这么小的孩子都能get到艺术,我们就更有决计了。”






酒精沙场,夏热狂欢 PhoPho Drunk
“年轻化”是在访谈中齐燕重复提到的词汇。以国际早期摄影藏家的群体构成来看,有多半甚至90%是海外藏家,但近年来,国际的藏家持续增多,尤其随着疫情的发作,倒逼机构增强本土市场的开掘。虽然三影堂+3画廊曾经有一批比较波动的藏家群体,但这在齐燕看来,还远远不够。
更重要的是,为了整个生态,我们必需要开掘新的藏家。包括PhoPho Fair全体活动的年轻化,也是为了吸引一些年轻藏家。”
“大家看到喜欢的作品,马上就能买回家,和本人的生活发作关联,或许当成礼物送给朋友,这都是一个很好的末尾,也是我们最情愿看到的现象。”
从某种意义下去讲,目前所盛行的市集更代表一种城市生活方式,包含着青年文明消费和审美取向。经过具有烟火气的市集既能为生活带来惊喜,又能让艺术接近大众,或许市集将成为未来激活艺术市场的重要力气。





艺术商业编辑部

采访、文:凡琳

图: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社区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 VIP会员

联系我们

对话产生契机,讨论收获惊喜, 只为成就无限创举

湖北省 武汉市
武汉客厅E栋904-905

欢迎来这里一起喝喝茶,
聊聊你的产品。

+86 132 3711 5432
(9:00AM-6:00PM)

代理合作请联系本号码
业务合作请点此处

洽谈合作
admin@vfuw.cn

共享万亿级市场
工作日24小时内回复

加入我们
jiangheng@vfuw.cn

我们欢迎每一个对设计怀
有疯狂激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