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社区注册

快捷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课程案例

关注:4

所属分类: 站务管理 课程案例

当瑞士平面设计师们决议开一家唱片店

[复制链接]
守遍丝 发表于 2021-8-5 14: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位于苏黎世西区的 OOR Records 唱片店并不只仅满足于销售唱片,而是想要应战音乐行业里长期以来的陈旧观念。正如瑞士这个国度所展现出的那样,OOR唱片店也在践行着包容的设计范式和对等的唱片展陈,并一直坚持构建多元的音乐场景。OOR 唱片店就像是社区里的一位清爽且严肃、温顺而坚毅的邻居朋友,也逐渐成长为一处颇具包容性的社群空间。





OOR 唱片店的外部空间陈设和海报墙



OOR 唱片店曾经在苏黎世西区的这个繁复的空间里维持了六年。来自瑞士的音乐、平面设计、出版和艺术教育界等不同背景的七位主理人希望可以推翻传统唱片店的功用,去探求一种音乐策展学的实际——从设计唱片店的平面物料、到实验性地设计唱片的分类与摆放,再到关于“倾听沙龙”的音乐演出和活动策划。主理人之一、在苏黎世艺术大学任教的 Franziska Koch 以为,OOR 不只是一家唱片店,更是一个传播并且再消费特定知识的空间,倡导听者关于音乐类型定义停止更深化的批判性思索。OOR 的主理人团队不断在调整店面规划,尽力去营建一个似乎“白盒子”那样不偏不倚的、整洁明亮的空间,使唱片陈设与访客之间的关系是对等的。





OOR 唱片店外部陈设方式常常变动

“我们想创造让不常逛唱片店的人们也能觉得温馨的空间,希望可以找到一种方式去质疑现有的音乐类别标签,并更多地将唱片店视为一种社会性的无机档案,这个概念完全与经济型思索截然相反,由于它使顾客寻觅唱片的进程更为复杂和迟缓。但这正是一种关于消费主义语境的质疑,传统的唱片消费方式并不是现存独一正确的能够性。”

而在平面设计方面,OOR 唱片店也遵照着严谨的思索和美学实际。作为主理人之一的 Anna Frei 是 OOR 沙龙活动海报和单页的设计师,同时也是一位声响研讨者和电子音乐制造人。她同时在苏黎世本地的一家社会任务机构 Kulturbüro 任务,这里向文明范围任务者出租价钱适宜的创作工具。Anna 每周都会带领一期 Risograph(一种与丝网印刷相相似的日本印刷技术)孔版印刷任务坊。而 OOR 的一切海报都是由 Anna 本人手工印制而成。













OOR 主理人之一、平面设计师 Anna Frei 为唱片店所作的设计

Anna 总是重复提示本人:拒绝平面设计方式中内在的暴力。这种暴力指的是在西方平面设计中的现代主义传统,各种强迫的范式不断都贯串在 Anna 所承受的设计教育。她从每场社群活动的声响和视觉美学、策划理念、社交性、音乐人的立场、受众等要素停止针对性的思索,选择能否放入人像等设计元素。此外,Anna 也在这些海报中运用了本人设计的字体,以应战主流字体设计背后所传递的霸权感和侵略性。













Anna Frei 为 OOR 沙龙主办的演出活动所作平面设计

OOR 在瑞士德语中意为“耳朵”,而 OOR 唱片店的标语正是“倾听实际”(Practice Listening),倡导人们在这里一同探求,分开本人的听觉温馨圈。顾客在 OOR 更多地经过试听发现好唱片,而不是被传统的标签直接引向本人熟习的音乐类型。理想上,听觉阅历总是常常被无视和被支配,是“被定义”的那一方。而 OOR 所倡导的“倾听训练”,正是希望听觉阅历可以不再被居于次要位置,努力于让音乐更多从听觉维度本身出发停止定义。





“倾听实际”(Practice Listening)系列平面物料设计



用设计的思绪去策展一间唱片店,除了外延层面的空间设计战争面设计之外,更值得关注的是外延:OOR 设计的84种极具想象力的音乐标签,它们细腻犹疑,甚至玩弄概念的名字,却更能直接地传递出音乐中的情感中心。“这些标签可以是诗意的、剖析性的、有所指的、表达情感的,或是物质的、幽默的,甚至可感受的。”OOR 的两位创始人 Anna Frei 和 Franziska Koch 表示,“为了打破标签的霸权性质,我们会将一张唱片同时分类给不同的标签。虽然这并不能从基本上处理标签本身的暴力成绩,但它更接近唱片的文明历史复杂性。”





OOR 唱片店中所售卖的唱片由84种新定义的标签区别开来

对唱片停止分类,并不只仅意味着把唱片摆放在哪个区域。OOR 主理人团队以为,对音乐类型停止定义的现行系统,是在过往和当下的种种话语体系中综合产生的。“一张唱片不只仅是声响的载体,它是由音乐所传递的能量与听者的客观性之间的互动;它异样也是历史的,被嵌入了文明中的霸权叙事。我们不希望 OOR 以天文范围设定音乐标签,由于这些惯常的定义是迎合西方注视的,根植于某种本质主义的异域想象;我们也不希望这些音乐标签是从封锁的学术知识体系树立起来的,假设按照音乐类别——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标签——来区分唱片,这相似于用社会的传统价值去构建等级体系。音乐标签如何影响了音乐人的生活方式?种族、性别等标签又是如何详细影响了音乐行业甚至整个社会的参照体系?于是,带着这些成绩,我们把重新构思唱片标签作为一种系统性的实际,关键是给定义以开放性,适时思索每个标签范围之外能够的存在。





上图:网站首页上可以查看 OOR 设计的部分音乐标签

下图:OOR 唱片店的一面墙,常常改换展陈设计规划

进入 OOR 的网站首页,密集而复杂的文字标签陈列满屏,每个标签链接的是一个幽默的音乐视频:居于边缘位置的因纽特传统音乐以“谁归档谁?”(whom archives whom?)作为标签,这不只是为了填充档案之间的空隙,而是指向更深入的表达;“二元论再见,我去乌托邦遨游了”(bye bye binary — i’m out cruising utopia)的类别包括了美国跨性别电子音乐人 Lotic;在“宇宙爵士泡泡”(cosmic jazz bubbles)的标签之下,爵士乐大师 Sun Ra 正作为“太空大使” ,出如今1974年的一部影片中,他离开黑人学校并对孩子们说:“那些人常常上月球,而你们之中还没有人被约请过。”







“Who Takes Rap?”(谁来说唱?)声响表演与关于瑞士难民政策的宣讲会活动,由 OOR 沙龙和 Uto Kult 结合呈现

上图:现场照片。摄影:Romy Rüegger

下图:平面设计由主理人 Anna Frei 创作

OOR 唱片店的这种应战常规且拥有庞大能量的气质,也反映在它的名字上。OOR 是英文 One’s Own Room 的缩写,来源于英国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于1929年创作的女性主义经典作品《一间本人的房间》(A Room of One’s Own)。在 OOR 唱片店的空间之中,向内生发着剧烈的团体颜色与私密性,内容各异的独立艺术作品与每一位爱好者的团体爱好彼此滋养,但是它所能辐射的范围绝不只是这个空间的外部,而是为了构建一个活动且包容的社群。OOR 如今的团队包括七名次要成员:Anna Frei, Franziska Koch, Inge Moser, Georg Rutishauser, Pascale Schreibmüller, Klemens Wempe 和 Michi Zaugg,以及一众热心帮忙的朋友。大少数成员在 OOR 成立前就曾经彼此相识,由于对组织声响演出、实验唱片以及其他文明活动感兴味而自发走到一同,无偿为 OOR 轮番担任店员。唱片店的营收用来支付房租和进货。









疫情时期,OOR 唱片店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平面设计,由 Anna Frei 创作

OOR 沙龙(OOR Saloon)是由 Franziska Koch 和 Anna Frei 两位主理人所运营的社团。她们坚持女性主义和反种族主义理念,策划与实验声响、倾听实际、表演艺术相关的一系列活动,旨在经过倾听创造一种“现场型、非制度化的、兼收并蓄的知识消费方式”。“在活动中,我们总是试图质疑现有的空间设置和它所内含的等级体系。比如,我们喜欢接近空中,在坐垫和地毯上坐着或躺着,因此表演者关于观众来说是触目可及的。这将影响人们的倾听和表演。”





上图:“非线性声响之夜”演出,OOR 沙龙,2019年10月

自左至右为 Audrey Chen,Ka Baird 与 Elaine Mitchener (摄影:Caro Cerbaro)

下图:演出海报由 Anna Frei 设计

去年十月,OOR 沙龙举行了一场名为“非线性声响之夜”的演出,约请了 Elaine Mitchener、Audrey Chen和 Ka Baird 三位来自不同国度的女性音乐人,她们都以声响作为次要乐器表达鲜明的态度,并且擅长用声响打破有关女性的刻板印象。“关于女性应该如何运用或许不运用她们的声响,这些所谓的标准曾经在历史上存在了很久。关于女性的美和脆弱的想象,在音乐中总是被高度性别化地建构出来。而这三位音乐人精彩的即兴表演,把关于人声的共同运用与鲜明的表达态度准确地交织在一同。一切的这些实际虽然都嵌在不同的文明与社会语境中,但都分享了一种勇于踏过藩篱的无畏肉体,这样的音乐现场传递了庞大的能量,让听者感遭到勾搭与决计。”Elaine Mitchener 是一位寓居在英国的牙买加裔作曲家和实验女歌手。她对 OOR 印象深入:“这是一种包容而非排外的女性主义方式。OOR 唱片店用「心情」和「主题」去标记唱片,这使音乐爱好者的体验可以以其他充满想象力的方式延伸。”





上图:OOR 沙龙与 fink&friends 结合呈现的声响表演活动,法国音乐人 Felicia Aktinson 正在演出(摄影:Franziska Koch)

下图:由 Anna Frei 设计的2018年 OOR 沙龙活动海报手册

OOR 沙龙尤其欢迎女性和性少数群体,以及原住民和有色人种。但关于一些女性音乐人并不想被引见为“女性音乐人”的状况,OOR 以为:“我们试图质疑活动中、生命中、关系中的种种标签,而内在归因总是存在成绩。我们将倾听看作一种自动的态度,也就是重新占用某种立场和词语,把标签作为自我赋权实际的策略,坚持在父权的、充满种族歧视和资本主义压榨的世界中被听到和看见。”

OOR 想要创建一个以共同实际为基础的社群。“苏黎世有一个鲜活的实验音乐场景,从实验电子、俱乐部音乐、女性主义倾听表演到新音乐,都有本人共同的魅力。我们想要思索并开展的是这样一种实际:在这里,专业和技巧并不是最关键的,更次要的是组建一个实验且具有包容性的自治结构,并看法到在大少数的空间和条件下仍存在一种对女性和性少数群体、原住民以及有色人种的无视。我们想要经过这些活动去改动现状,创建一个安全友好、相互学习型的空间,它远比在一个报酬远远过低与不波动的范围中出卖一团体的主体位置更重要。”





《Ziska的歌词集》(Ziska’s Songbook)作者:Franziska Staubli

来自瑞士的年轻诗人兼吉他手 Franziska Staubli 很自豪于本人的性别主题书籍《Ziska的歌词集》(Ziska’s Songbook)正在 OOR 唱片店里售卖,她以为这是最适宜摆放她的书的一家店。“知道这个中央拥有如此有远见的策划者、组织者,我备受鼓舞,大家启示了我,令我不那么孤独。” 她也在瑞士非盈利机构Helvetiarockt 开设的女性乐队任务坊和作词营中担任导师,努力于提高瑞士音乐产业中的女性从业人员占比。

在数十年前的种族隔离时期,自在爵士重要的女性领军人物、钢琴家Irène Schweizer早曾常常与黑人音乐家商讨协作,支持黑人运动。七十年代,她参加欧洲第一个全女子即兴组合——女性主义即兴小组(Feminist Improving Group)。如今她是数一数二的先锋钢琴家,也是瑞士爵士独立厂牌Intakt的协会副主席。去年十月,已79岁高龄的她也在观看 Elaine Mitchener 演出的人群之中。





上图:2019年 OOR 沙龙组织的“笼统唱机任务坊”(摄影:Anna Frei)

下图:OOR 唱片店街景图

经过举行高质量的活动,约请众多优秀的国际音乐人来瑞士商讨演出,支持本地音乐人,OOR 集众人之力维护着一个多元友善的社群。正如 OOR 所表达的那样,社群不是经过描画准确肖像而去构建,而是树立在共享阅历的基础上。

往年曾经是 OOR 开展的第六年,但是遭到疫情影响,每年九月举行的周年活动变得悄无声息。OOR 决议暂不对六周年展开庆贺,由于关于他们来说,与线上的阅历相比,重要的是不同的社群可以真正聚集在一同。现阶段的 OOR 将活动参与者的人数限制在十人以内,次要展开以“实际倾听”(Pratice Listening)为宗旨的小型活动。这个口号在当下复杂的时局中愈发显得重要,用心去倾听,祝愿我们都可以外举动中批判,同时充满希望。

采访/撰文:安辣
编辑:YLAN
图片由 OOR Records 授权提供
福娃招商幌 发表于 2021-8-5 14: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很想到老荚 发表于 2021-8-5 14: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社区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 VIP会员

联系我们

对话产生契机,讨论收获惊喜, 只为成就无限创举

湖北省 武汉市
武汉客厅E栋904-905

欢迎来这里一起喝喝茶,
聊聊你的产品。

+86 132 3711 5432
(9:00AM-6:00PM)

代理合作请联系本号码
业务合作请点此处

洽谈合作
admin@vfuw.cn

共享万亿级市场
工作日24小时内回复

加入我们
jiangheng@vfuw.cn

我们欢迎每一个对设计怀
有疯狂激情的人。